空间互踩 |匿名投稿 | 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爱墙祝福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试玩体验金可提款

曾有过那么一段难忘的时间

 

曾有过那么一段难忘的时间,上课可以不用听讲,也可以不用带着课本.刚告别匆匆忙忙的高三,一切的日子都感觉那么轻松,拿着那时在学生中还算时髦的手机躲在教室角落里不停的给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的QQ上新套出来的女生号码发短信. ……     

 

也许是因为高中就是寄宿生的缘故的,再者北碚离家也很近,小时也来西师玩过(小姨也是这里毕业的)开始的时候并未觉得它有多么陌生。而且,还没来得及把大学逛完整,报到后由于我们要上课的才修好的八教楼居然还没装修完,没法上课,学校就马上安排我们军训了。我们物理学院的教官有两个,一个很帅,当时我觉得应该有很多女生喜欢他,另外一个呢,憨憨的,但是对我们很好,不会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动不动就罚军姿之类的。军训里最好玩的应该是各个学院之间在训练休息时间时互相唱歌,就是有点类似一些少数民族对歌的那种(汗一个,我不知道官方说法叫什么),当然,大家都是不会和体育学院以及音乐学院对唱的。有一个美术学院姓李的美女很瞩目,后来她以学校的身份参加了渝报搞的啥重庆高校校花评选。另外一件趣事就是到缙云山拉练了。真难以想象那个时候不论男女怎么体力都那么好,居然可以跑个来回,现在我爬个楼梯都累得要命。有一天中午,突然看到食堂的电视在播世贸大楼被撞的新闻,开始的时候我没注意是新闻还以为是美国大片……军训里从没半夜三更突然搞紧急集合,快结束的时候大一的新生还和教官打了一场篮球赛。估计是体育学院的教官太严格了吧,所以打了一个很悬殊的比分,终于发泄了一下(学校有体育学院,那些运动专业的人在西南高校中应该是最强的吧,比如今年刚结束的深圳世界大运会母校又拿了4块金牌,成体又是零蛋,当然,2001年也有,好像是柔道专业袁什么的女生)。常听学长们说军训是大学最难忘的经历之一,开始我还嗤之以鼻,结果结束那天,和教官告别的时候,我居然眼红了,同寝室的喳喳辉更夸张,眼泪都有了。

 

接着就是领教科书开始上学了,高考时这个物理学专业是调配来的,所以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我的专业.但是我喜欢李园1舍,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是整个学校唯一一幢男女混住的宿舍,别误会,一楼是数学和财经学院男生,二楼物理学院和电子信息工程学院男生,三楼是化学院男生,四楼生物学院男生,五楼至七楼开始就是女生了,化学、生物、环境工程。经常吃完饭,就站在天井的走廊往上打望,一不留神,刚洗好挂在走廊上女生内衣的水珠就掉你脸上……现在还有几个女生我还记忆深刻,一个戴眼镜的化学系的很COOL的,还有个长得像某个明星的生物系的。遗憾的是,难道是我潜意识中很害羞吗?居然大学毕业的时候我都没问她们的名字。李园1舍就是我们寝室正下方后来安了一块碑,草书的“博?”两个字,凤凰时时彩,我第一次远远的没看清楚,还以为是那时的全民游戏“?奇”,那个?啊。

 

西师我们刚进那会儿李园食堂刚修好,当时据说是西南最大的学生食堂,我还记得食堂里面还贴了大厨照片及简历,上面有啥特级厨师、一级厨师等,当我满怀希望的去尝了以后,天哪,难道那个时候的厨师就和现在的建造师之类的一样,只是在这里挂个名吗?李园食堂后面是苍蝇馆子一条街,价格马马虎虎,味道和卫生也一塌糊涂。如果单从食堂来说的话,杏园是最好的,价格也最实惠,还有杏园成教生宿舍未拆除的时候也有餐饮一条街,好像都是些教职工家属搞的,至少不容易吃得拉肚子,最怀念那个悦园的小火锅了,10元一锅,当然,性价比比不上五一所那边的竹园干锅。桃园食堂太远了,很少去吃,味道和李园差不多。圆顶旁边的那个教职工餐厅和回民餐厅也可以,但是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啊,02年后橘园修起来后那个橘园食堂可能是最难吃的吧,去过一次就再也没去了。

 

刚进大学,很多社团和协会都招干事,我一口气加入自家学院的三个:体育部、编辑部、调查部(现在都忘了是不是叫这个名字啦,就是发问卷调查啥的,部长邱姝是高中一个学校的),反正是多多益善,自以为加入得越多就很NB似的,结果除了编辑部,另外两个貌似我一次活动都没参加。编辑部部长叫吴优,长了2颗虎牙,很乖巧可爱,一起做过几期校内刊物,而且,从她那里我学到了原来我请她吃饭的话,被请的人没吃完的话我最好也还得装模作样的继续吃,免得像上次一样我不吃了她也不好意思继续吃了。还见识了啥叫DOS下的WPS排版……

 

大一的时候网络刚刚兴起,宿舍里又没通宽带,只有该死的202拨号上网,那速度……还好学校的图书馆、田家炳、还有杏园没改造前那一溜网吧等都有上网的地方,校外也有不少,曾有那么一段时间,下课后,没课时,甚至翘课,然后和朋友们一起出去逛街,出去疯狂地玩电脑,直至晚上学校大门快关闭了,我们才理直气壮地爬进学校.       感觉当时挺厉害的,个个都是爬墙高手.    那时我爱上了泡学校BBS,自觉观点啥的还算犀利,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ID出现在学校一些好事者弄的校园BBS名人榜前三名,当然,我个人是窃喜的。通过校内BBS,我认识了很多人,信息工程学院的虫子姐姐、教科院的青青小溪、中文系的彼岸花、朱姝、美术学院的小栩、谢林珠、当然,也包括我现在的老婆的室友……不要问为啥都是女生,奇怪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当然,也因为我有一次我发了一篇不和谐的文章,被北碚网警警告了,却也因此认识了学校计算机学院的那几个老师,后来彼此关系熟络了他们就把我介绍到学校网络中心干了个蛮轻松却很能学到知识又有钱拿的的兼职,后来我也因此走上了网络相关的道路。

 

大一还流行搞联谊寝室,当然,动机纯不纯还用说吗?某一天我回来瞧见数学系有一女生蛮可爱的,就悄悄的联系我潜伏在数学系的卧底??一高中同学丁瑶,很轻松搞到了她们寝室的电话,呵呵,看她那人畜无害的样子估计直到现在我们那联谊寝室的女生们还一直以为是我恶作剧似的拨打4444这个座机尾号的号码才认识她们的(这个是我当时的说辞),我在付出请她们全寝室吃一顿的的代价后居然无心插柳柳成荫,睡在我铺下的兄弟和她们中的刘美秋好上了,并且现在还快乐的生活在一起-_-!!!

 

遭受打击后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过朱姝认识了几个体育学院的老师和同学(有了这种关系,打那以后,体育课成了我大学期间唯一从未挂的科目了^-^),其中一个乒球健将级的牛人和我以及后来一些同学创立了西师乒协,此后每年都举办一次校际乒乓球比赛,乒协招收新会员是要收会费的,嘿嘿,会费用到哪去了,和现在的红十字协会差不多哈,?……不过这算是我大学时最骄傲的几件事之一了。自诩有乒协“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我的社交圈也开始扩大,某一天莫名其妙地的就和一旅游管理学院的女生谈恋爱了,此处省略三万字,免得我儿子他妈看到了发飙。

 

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教导了我们:“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所以一个学期不到我们就分手。后来好像是要参加一个啥网络设计大赛,曾小栩便和我开始合作搞一个作品,那段时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多,还经常一起去玩,我和她的同学都以为我们在谈恋爱,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有点喜欢她,只不过没敢说而已(曾妹妹,你看到了不要笑话我啊),后来我们合作设计的那个乱七八糟的网站居然还得奖了,(我悄悄的告诉大家,计算机协会主席是我哥们,额),还被推荐到隔壁西农做展示,那个啥,当时到了西农大礼堂看到下面那么多人,我对着麦克风和大屏幕还真有点打哆嗦。小栩的室友张炎平时很低调,后来和我也共租了一套公寓成了室友,每天都看到她买菜做饭,一付贤惠的样子,谁也看不出来她其实是个大学毕业后就立马开宝马的富二代,她那里有一张Nude油画,我一直很邪恶的认为那是她的自画像;杨卓很超前啊,02、03年的时候就经常跑易趣上买东西的,她男朋友是个博士,在我大四的时候个去了美国做了交换生,不过后来听说他们分手了(更正一下,据丁大小姐说结局Happy Ending了);谢婷婷(不是霆锋他妹!!!)是个典型的江浙美女,戴个眼镜,很文静温柔的样子,凤凰时时彩,还是他们学院的学生会主席。

 

2002年还有世界杯,中国队第一次进世界杯,虽然最后的结局不怎么样,但那个时候很多人也包括我还是非常激动的,一些有电视机的学校的员工在自己宿舍学90年代的录像厅,看一场直播收2块钱一人,我也去看了几场,巴德的决赛貌似是我最后一次看足球直播, 之后的2006年、2010年我甚至都忘记冠军是谁了。还有不知道谁告诉我的体育学院靠近校医院那幢楼里有几具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人体解剖标本,有次我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偷偷潜进去看了,OMG,我被严重shock到了,连续几天只吃面包馒头,以后看到那幢楼我也是远远绕道。

 

2003年最著名的应该是非典了吧,不过我到觉得影响不大,毕竟我们学校本部太大了,没和一墙之隔的西农合并前都有5个重大那么大,4000来亩,学校内有时去五一所那边的材料物理学院还可以坐公交车去,去重大的时候他们那下课了像是农村赶集,我们这就似乎是逛公园,有山有湖。封校了也能找到玩的、逛的,校内还有自己的商业街??西师街。西师街90年代的时候是小吃街,到我们那时才改成的商业街,西师街有个发廊里有位理发师是个大美女,我那个时候洗头都跑去那,至于理发,更不屑说,现在想来,真是有点青少年心理啊。

大二最让我不能原谅的是,第二学期体育课是游泳专业的体育老师,(我们学校的体育课很神奇,因为有体育学院,所以各种体育项目的体育老师都有,不像很多其它大学都是全能型的体育老师,所以给我们安排的体育老师是练啥的那体育课就主要上啥,幸好没练拳击或马拉松的老师来教我们),才上了一节课游泳课,北碚就连续下了一个多月的小雨,从来都见不到这该死的月亮,更别说TMD的太阳,你让我们怎么去上室外游泳课?天啦,还打算看下那些女生穿泳装的样子啦……

 

大二的时候在学校聊天室认识了一个心理学院大一的叫黄笑的女生,高中是市一中的,刚接触的时候NB轰轰的,第一次请她吃饭的时候居然还带了2个同学来,OMG,她误会我要追她了……(我这个人好吃,但是一个人去外面的餐厅吃饭什么的不好意思,所以就顺便请同学朋友一起去吃饭啥的,也算解馋啦。)搞得我很尴尬,其中一个成都来的女生吃饭的时候话很少,另外一个胸部介于C、D之间的女生叫张艺(你看到的话别扔我),也是很好吃,所以后来我有时想出去吃火锅啥的都叫上她了,再加之都是重庆人不怕辣,以前我请其他人吃饭的时候都只能点微辣火锅,不过瘾啊。有一次周末我想去阳光食府打打牙祭,于是照例打她们寝室电话准备同去,结果那成都来的叫席韵的女生告知周末她回家了,额, 不在啊?那你来不来?据说成都女人都是很好吃的,比重庆人更好吃,那这个答案就是肯定的了,SO,我未来的老婆出现在我的历史舞台上了。

 

那天在西师后门的彩虹桥下碰面的时候看得出她是打扮过的,除了没套鼻环外很Punk,头上还戴个NBA球员那种发巾,我怀疑她那时就喜欢我了,要不打扮给谁看嘛,当然,老婆不会承认的。但是我不感冒这种装扮,不过我一般和任何人在一起都不会把自己的不满想法表现出来,我虚伪的热情带她去吃饭,结帐的时候很和我意的大家AA制了。^_^ ,吃了饭我又不好主动说散会,,于是我提议走路走到西师附中,我想这么远你是女生肯定走不动的,就会说“算了,我不去了,我回去睡午觉了”,但是我老婆居然答应了,+_+走了几个小时她不累我自己都累倒了,而且一路上都是我在说话,她很少说,我当时就想,这女的怎么这么闷呢?当然,老婆后来告诉我,她觉得我怎么话那么多啊?她不说话就是不想搭理我>_<。于是,我们事实上的第一次单独见面就这样了,之后很长时间都没一起出来玩。

 

大二时还认识了一个音乐学院大四主修钢琴的学姐,在学校很NB,对朋友也很好,我记得我高数挂科了,她居然都能在教务处找人帮我把学籍卡上的成绩改及格,还经常请我去上岛吃西餐,她自己也经常去西餐厅客串琴师。可惜我认识她没多久她就出国了。

 

2003年的暑假,那时还不是我女朋友的老婆还没离开学校,我也没,她一个高中同学过来玩,准备去金刀峡,于是找不到人陪同的情况就只好找到我了。正好我也还没去过,便答应一起去了。这次大家都玩得比较愉快,可能我知识面比较广吧,什么都能说上一点,她们导游都省了……假期后开学,迎完新生,我们便相约出来一起吃饭逛街,不知怎么的,凤凰时时彩,那天我头脑发热直接问了一句:“做我女朋友如何”,“好啊”,于是我们就手拉手……

 

一起爬学校内第一操场后的情人山以及桃园那边的桃花山(这个所谓的桃花山太不像山了,一个小土堆吧,就如成都这边的塔子山一般名不符实),一起去电影院看实在乏味但居然很多人喜欢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还有那充满我怨念的《咒怨》,没吓着她倒把我吓到了……以及几乎在所有北碚出名点的餐馆里都留下了两只好吃嘴的脚板印印。反正翘课,冒险岛,逛街,最经常的就是晚上出去蹦迪和K歌,个个唱得声音沙哑了,吼不出来了,才恋恋不舍地走出KTV大门,然后又奔向网吧,上到天亮,才回学校上课,继而趴在桌子上睡觉......     

 

大三的时候给市科委一个重庆当时级别最高的一个科研计划帮了点小事,居然还被校长大人接见了,当时把我得意得……后来想想,其实P也不是,谁都可以做,只不过自己运气好了点。不过幸好也有这个,还认识不少老师,不然的话,大三我就因为本专业挂科太多而被留级了。后来自己搞了个QQTV,每个月还能搞个几千块钱,不过大学毕业后就没管了,当时要是坚持下,再贷点款招点人,也许就没PPLIVE、PPS什么事了。

 

大四主要就是实习,也没啥课程。貌似就基本就没回学校,以致大四的老师我都不知道是谁……还有毕业前的重考,考第一堂的时候,因为我都没怎么回学校,我居然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当班长打电话问我怎么没在考场的时候,时间都过了一半。还好大学时同学对我都很好,重考的试卷其实也是以前考过的,而我重考的科目还不少,于是、学习委员、班长、很多人都来提前帮我把答案做出来,最后补考完后我请帮我过关的同学聚餐“庆祝”下时才发现,直接间接帮我的居然十多个人……那个汗呀

 

大学的四年只醉过三次,一次是大一的时候高中同学聚会,一次是大学的老乡聚会,还有一次就是毕业的那顿散伙饭。

……

 

晚上看了大学的毕业照,感觉心里特怀念大学生活.怀念那逝去的不再拥有的大学生活.应该不可以说不再拥有吧.因为我们曾经拥有过,不过,只是,现在,她变成了另一种形式,变成了一种叫回忆的东西,然后,这东西就这么深深地刻在了我们的思想里,变成了我们生命里永恒的插曲,再然后,这段插曲会时不时地演绎着,最后,让我们怀念,让我们感动,也让我们学会珍惜.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temp.pl--]
推荐文章
    标签模板不存在(ID=14)
栏目热门
    标签模板不存在(ID=14)